《攀登者》上映14天,票房突破10億在即。片中曲松林的扮演者張譯,最近風頭正勁,他不僅在《攀登者》中具有突破性地塑造了曲松林,而且在另一部獻禮片《我和我的祖國》的《相遇》篇成功塑造了科研人員高遠。“他只露出一雙眼睛也能夠把觀眾感動落淚”的表演獲得好評。在北京衛視13日開播的年代大戲《光榮時代》中,張譯再次擔任主演,飾演地下黨員鄭朝陽。面對觀眾的贊美,張譯依然冷靜和理性,他說,所有的角色都是自己全身心付出的結果。

  曲松林是一個有瑕疵的英雄

  生活中的張譯并沒有登過高山,不過他倒是看過一部電影叫《珠穆朗瑪峰》,是1998年公映的一部紀錄片,他內心深處覺得,一個男演員一定要演軍人和登山者這樣的陽剛角色,“這對演員的成長是非常有好處的。”

  說實話,在接下這部戲之前,張譯曾經有過猶豫,他并不相信命運巧合之類的,但是這一次,似乎冥冥中有天意,讓他來演曲松林。在提前進組的訓練中,有一天,一個女人看到他在訓練,就跑過來跟他說,“你是在扮演我的父親吧?”張譯很詫異,一問,原來她是人物原型屈銀華的女兒。張譯正好抓住機會,向她全方位請教。屈銀華2016年已經去世,電影《攀登者》上映后,屈銀華的女兒告訴張譯,“你把我父親的軸勁兒演得幾乎一模一樣。”這么高的評價,張譯覺得自己所有的努力都沒有白費。

  在張譯的眼中,不管是屈銀華還是曲松林,都是“一個有瑕疵的英雄”。片中曲松林1960年因為丟失攝影機,導致登頂珠峰的影像資料沒有記錄下來,被有些國家質疑,為此,他等待了整整15年,就是憋著勁兒,希望國家登山隊1975年能夠再次登頂,向世界證明。影片一開始,曲松林為了登頂,完全不顧一切,他甚至拒絕跟為了救他性命而不得不扔掉攝影機的方五洲(吳京飾)和解,結果魯莽的行為導致同伴丟掉性命,這時,曲松林才意識到,原來生命是如此寶貴!在表演上,張譯緊緊抓住這一點,“就是怎么把一個在脾氣、性格上,有一點點瑕疵的英雄演好,把曲松林身上的魯莽和他對登上珠峰、向世界證明中國的愛國激情統一起來。”

  張譯以前跟幾個警察朋友聊過天,問過他們,“你們之間為什么關系那么好?”警察朋友回答,“因為在執行任務的時候,我們的后背,也就是一半的命永遠是交給另一個兄弟的。”張譯一下子明白了,其實在登山的時候何嘗不是如此呢。“我們4個人一組,繩子是綁在一起的,說白了,大家的命是綁在一起的。”張譯仿佛找到了片中登山隊員們友情的密碼,“在極端的條件下,我們必須互相救助,登山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團結協作的精神。”

  吳京的一句話震住了我

  在戲中,曲松林和方五洲從開始的隔閡到最后好兄弟之間的冰釋前嫌,是影片中最讓觀眾動容的看點。生活中,張譯也從吳京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,他甚至說,“最大的收獲是認識了吳京這樣的朋友。”

  兩人最初的相識是在飛機上,當時吳京還沒有開拍《戰狼》。張譯記得,吳京戴著一副墨色的飛行員太陽鏡,穿著綠色的迷彩服,張譯當時還嘀咕:機艙這么暗,他能看清楚嗎?看到吳京在眉飛色舞地聊天,說自己正在準備當導演,拍一部軍事題材的電影,張譯只能看到他的眉毛在眼鏡上來回跳動,“我就覺得這個人渾身都是沖動,都是熱情,這是好聽的話,不好聽的是,我在想這個人有點傻,咋回事兒啊?”然后,他聽到吳京說了一句振聾發聵的話,吳京說,“得干,得趁年輕,要不然,咱就老了!”當時張譯也沒太走心,但卻記住了這句話。再后來,吳京做成了《戰狼1》,然后有了《戰狼2》的巨大成功。

  這次在《攀登者》中演對手戲,張譯發現,吳京看似隨意的表演卻給自己很大啟迪。片中有一場戲,曲松林拉著隊友的遺體回到營地,看到面前吳京飾演的方五洲后,終于明白以前自己不顧一切地魯莽,造成了多么大的遺憾。他踉蹌著朝方五洲走過去,抱著這位昔日的好兄弟,準備“嚎啕大哭”。但在表演時,吳京突然說了一句,“堅強點”,提醒他不要宣泄自己的全部情緒,而是要有所節制。張譯當時激靈靈打了一個冷戰,“這就是段位,那一刻,我服了,為什么吳京的電影好多人愿意看,是因為充滿了陽剛之美。哭,不是我們最終的目的,如果你想哭,但是忍住了,這才是一個男子漢,是一個老爺們兒應該做的事情,也是觀眾喜歡的東西。”

  感謝“光腳站雪地”的鉆心之痛

  《攀登者》劇組臥虎藏龍,張譯覺得,每個演員身上都有一把“殺手锏”。吳京曾告訴張譯,在表演方法上自己是體驗派,體驗生活就是自己的殺手锏,“我沒有學過表演,所以我必須要去體驗,體驗得來什么東西?就是真誠。”不過張譯總結自己的表演,是方法和體驗兼而有之。他記得張藝謀導演曾經在采訪中談過這個問題,有一種演員是“祖師爺賞飯吃”,還有一種演員是“老天爺賞飯吃”。“老天爺賞飯吃”就是演員先天就是干這個的,只要體驗好了,就無敵了。“祖師爺賞飯吃”是你缺乏一定的天分,但是你可以通過自身的努力,達到一個厲害的境地。當時記者問張藝謀導演,哪種能夠做到最頂級的表演?張導回答,只要下到一定功夫,或者天分達到一定程度,二者是齊平的。這段話給張譯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

  張譯27歲在拍攝胡玫導演的《喬家大院》時,導演告訴他,“你記住,男演員28歲再不出來,您就洗洗睡吧。”幸運的是,第二年,他就遇到了《士兵突擊》,他抓住機會,一舉成名,此后,他的演藝生涯開了掛。

  張譯在表演上始終不敢有任何懈怠。《攀登者》開頭,三名隊員在“第二臺階”搭人梯沖頂的戲,是真的站在冰雪上拍的,而且一站就是十幾個小時,張譯的體會很深:穿著鞋的時候無比幸福,脫掉鞋子后開始有點冷,當脫掉襪子把腳放到雪上的一剎那,就像熨斗熨燙一件濕衣服似的,刺啦一聲,“它真的不是一根針在扎你,也不是一堆針在扎你,而是有幾把刀子在劃你的腳,劃你的心。”一開始的幾秒鐘,還可以硬扛,超過十秒左右就不行了,站都站不住了,只能咬牙堅持把戲演完,“我感謝表演這個行當,因為在導演喊卡之前,你是沒有權利蹲下、躺下、把腳離開雪面。”導演一喊卡,張譯就會摔在地上,那是一種鉆心的、喘不過氣的疼。

  張譯很感謝這段經歷,“它時刻提醒我,當一名好演員是如何的不容易,就像《攀登者》里面的方五洲和曲松林們,要想登頂,除了全力以赴,別無他途。”(記者 王金躍)

  (責編:郭曉璇(實習生)、丁濤)

1
【關閉】 【打印】     [責任編輯:李琳娜]
互聯網有害信息舉報專區

版權聲明:

凡注明來源為"銀川新聞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銀川新聞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